明安心法农业 七不小黄姜
但存方寸地 留与子孙耕

原始点人的抉择2020 -要不要神医?用君之心 行君之意 行义以达其道 要先有专业




原始点人的抉择2020 -要不要神医?用君之心 行君之意 行义以达其道 要先有专业

以后如果你們遇到什么問題,在書本上一定找得到,而這一次我就發現病毒好像找不到,因為要想到詳細找不到,有帶過了,這些細菌病毒都是上述各種傷身致病之緣,一定要避開,然后如果遇到要怎么處理都有,但是細講沒有。所以我覺得這一次是因為這樣,我才把它細細講,也就是以后你們在第一線,你們如果在討論什么問題,它其實里面都有答案,我特別再講一下,不能再有個別的經驗,也就是你有什么特別的經驗,然后跟書本上不一樣。不要提。

不能提。這就是內規。了解我的意思,如果真的很好,你們可以跟我講,不要在還沒有證實之前,然后就開始跟大家講,為什么不要傳播?因為每個人對原始點的理解不一樣,他稍微有一點點經驗,如果急于發表,我也不說話,變成這也是一個經驗,也是經驗,然后跟書本上都不一樣,那以后你們以何為依據?


你們還會有依據嗎?完全沒有標準。對推廣。是好還是壞?絕對是壞。所以以后這一個我一定會嚴格管控,不能有個人的經驗。如果你有你一定有你再做也會有感受。但對錯先放一旁,你可以提出來跟我討論,我絕對可以跟大家討論,但不能再為討論之前,就怎么樣對外發表這個跟我在做案例一樣,我說案例我現在已經不準外面的人去做案例。理由很簡單,因為他沒有新的手冊,然后他們做的可能是舊資料,對這樣的傳播對民眾的接受,我認為是傷害,不是他們不可能接受到最新的最快最好的方法。


所以絕對不能有這樣的個人經驗。然后再來。這個是一個平等法,我希望以后各個中隊一定要理解,沒有哪一個人能做重病。沒有。因為他重病,只是一個概念的問題,反而輕重癥才是基本功,了解嗎?輕重癥更難做,你要下手就能夠立即見效。真的還要有一些功我真的有一點功力,真的要學的!


所以我認為以后我在這里不會分什么,就是說哪一個人能做重病,哪一個人能做輕重癥,哪一個不能做,只能在旁邊看。沒有,我盡量讓大家怎么樣?參與。就好像那一天有一個乳癌患者,我就叫所有的盡可能讓女生進去,進去,為什么我認為每個人都要可以做。以后乳癌是一個普遍的案例,即便看起來大家都覺得很嚴重了,都已經有硬塊都可能會爆掉。我認為大家都可以做,沒有哪一個特別厲害,絕對不能有。我以前還講過一句話,如果哪一個這一個中隊有哪一個會做乳癌案例,其他人都不會做,我會怎么處理?


我就把會做乳癌的那一個先砍下馬來,絕對把他開除。為什么在你中隊只有你會做,其他人不會做,原始點是平等法,怎么到最后搞到最后只有一個人變英雄主義,然后變神醫,原始點沒有神醫的,大家都是平等的。就像西醫哪一個人他們都可以做。了解嗎?不是哪一個醫生特別厲害,因為他們都造出來。所以講法為什么要一致?為什么西醫可以攻城略地,然后把中醫打趴。在這一點我每次研究,每次感受到在這一點上西醫做得最徹底,因為他們都統一標準,即便錯全部人都錯,明明知道病毒沒有效,我們大家都說病毒也不要再說其他,他們是統一說法,所以他們攻城略地,沒有人敢贏他,然后他那個說法又一次信,然后團隊又這么強,然后所以中醫被打怕了,因為中醫你只要講你感冒,他連開藥都有,要分什么體制去,三家開出來藥方都不一樣。


民眾怎么信服呢?了解吧?所以原始點我認為到最后要廣為民眾使用。第1個,為什么我這里特別嚴禁什么個人經驗?個人經驗,我就像中醫發展到最后,三家說這個病應該怎么樣?陰陽五行?另外一家說應該用歸經的理論來談,而這個說不是要用八綱辯證來談,七八家都講法不一樣,然后針同樣一個手腕痛,三家針出來的穴位有沒有一樣?全部都不一樣。哪一個會信服?所以最后民眾對中醫是怎么樣?你要找中醫最好找有長胡子的,年紀大,經驗多,變成這樣。


變成在用年齡,要不然沒有標準,因為中醫很難。那西醫沒有你老的,年輕的都可以看,只要西醫掛出,民眾都不會質疑的差,差不多應該看法都差不多。了解吧?所以這個就是我不斷的在思考,如果一個推廣你不能統一,絕對是致命傷。然后如果有個人主義,絕對推廣不出不出來,因為好像只有幾個好,然后其他人都好像很平庸那種病的,就集中在幾個,那個不行,所以我早期特別提出,只要那一個,比如說一中隊,都是某一個人做,他很快就被我砍下馬來了。因為我早期已經說過,只要那一個人會,其他都不會,我一定把那一個人砍掉。


所以我這樣就會很放心,也就是說重病來我不在的時候你們都可以接。了解嗎?不是說我才能做,沒有我會做,你們一定要會做,所以那一天乳癌(患者)來,我就把盡可能的帶進來,事實上我希望里面的職員,每個都要會。以后職員,因為他們時間也長。與現在有一個問題在推廣上我發面臨到一個問題,我想很大家的平等,但重病卻是需要追蹤,但如果追蹤又變某一個人在追蹤,又會出了問題。所以他的比如說,志工在美國就沒有這個問題,因為他們的志工都是怎么樣?


一個禮拜五天,他們常常5天都到。沒有像我們這里只有來一個晚上,后來一個早上,明天我就不來,這一個患者明天去哪里?跟我無關了,我今天只是來一天敲一天的鐘,那么至于明天別人敲鐘聲不一樣也沒關系,大小力跟我也無關。下一次再碰到患者,我們有緣再談一談,但是個這樣的追蹤就怎么樣?沒辦法持續。所以這一點我一直在思考怎么解決?因為我們太畸形了,我認為原始點變成怎么樣?沒有一個就是一個追蹤的很強而有力,然后連續性。


所以我一直希望說統計一下,看我們的志工到底來的天數有幾天,因為我這是一個醫療專業的,而不是來向其他的基金會,我認為一直都不是。我把這個基金會看的跟別的基金會不一樣,也許你去別的基金會可以好像今天是熱情的付出什么都可以,只是一個熱情就可以,但是這里是人命關天。我一直不覺得是這樣,而且我認為除了熱情,更重要的是怎么樣?專業。專業絕對比你的發心更重要。沒有專業你發心再好,你再慈悲,沒有智慧你怎么救人?所以如果智慧跟慈悲兩個讓我選擇,我認為要先有專業,你談專業,你沒有專業,那就不能成立了。


其他的如果說這樣是不是我們拒絕志工?也不是。因為其他還有很多除了看病以外,其他的比如來這里打掃環境,做一些福田,其他的。我認為OK的,這個就不需要,但是你要專業的這樣追蹤患者,一定要。我早期就有講過,你真的要學好原始點,很簡單,就是怎樣一個患者從頭做到尾,一個患者一定要從頭做到尾,然后他任何的變化,他如果有什么不懂,你可以提出來問我,我一定回答。這樣你們的進步才會快,我都是從一個患者然后把它想透了,然后再慢慢擴張。


我說我早期一條脊椎七處原始點,不是從我太太嗎?在他身上我就差不多70%都是在他身上找出來的,一個人而已。你們一個人只來一天,然后又這樣放棄,你們怎么提升呢?很難的。所以面對現在的困境,我覺得原始點似乎我正在醞釀著一股改革的力量,我一直認為如果說最壞情況,最壞我個人想每天3個到5個,我整個都可以運轉了。了解我的意思嗎?我以前診所就是這樣搞的,現在的人數又不多,只要3~5個我就可以搞定了。不要跟大家講太多,真干來就干。


大家來這里以后,好像因為又學得不夠專業,然后講的話又不標準,有時候又隨著自己個人的經驗,然后講很多。我覺得這樣可能對原始點的發展是利還是弊,我都一直在想這個問題。然后志工如果要來的,是不是他時間能夠久,然后我們就真的重質不重量,然后原始點就是從一步一腳印這樣做起。我早期我記得我在做診所的時候,我說我一個人,然后兩個護士,我一天看三四十個一天,而且三四十個很多都是包括怎么樣按推的,做下來是真的精疲力竭,但是如果說有專業的1~5天什么重病都能,我認為很多問題都解決,那不用講太多。


你就把這5個密集訓練,所以這是我第1個想法。第2個是說,他到底來是為什么?很多我們的志工,我認為應該要改革了,他這里去別的基金會也去當志工來這里也志工,然后去別的地方到處跑,然后來這里沾一沾。這不可能學成的。你要治病,一定要怎么樣?一門深入,我跟各位講,我是每一天日夜都在想這個問題,我的手冊不是,我比我以前在做中醫師更專精。更專業。不是像你們以前下班了就沒事。我現在不是我沒有下班了,有時候改到半夜還在改,所以這個你們如果面臨的基金會,未來,如果他真的這一個法是好的,然后未來是對醫學會起到一些革命,如果我們連這一點認識都沒有,然后沒有一個使命感,原始點能走多久?


我開始懷疑的。你看坐這么久,我們的人數多不多?多,但有沒有案例?沒有。很明顯就看的出來嗎?然后大家有沒有也沒有,但是說大家發心不發心,發心好是不是好人,完全都是好人,但好人不一定能救人,我還是一句話,因為專業就是專業,專業你沒有學精,然后你看我只有丟一個,我寫了十幾年的書,我只希望你們花一點點時間看,有人還是沒辦法,連看一面都沒辦法。這個是你們來這里的時候,這是基本功,了解嗎?所以我也在考慮這些問題。


如果說我們以后還要走下去,應該怎么走?這是我內心的憂慮,因為我這個是玩命的。了解,所以不是志工來多就好。我可不是這樣,我一直在講,你們一定要有一個了解,你們今天為什么要來?我說我隨時都因為原始點是在最艱困的時候在寫的,我說我常常是怎么樣?都走到山窮水盡疑無路,然后最后一直堅持到最后怎么樣?柳暗花明又一村,我是這樣來過的。我已經看開了這一切過眼云煙,診所說關就關他關了,怎么樣?從零開始。我以前考過的所有的什么證書,對我而言,一點用都沒有。


最后有沒有拿出來用?全部都放空了。一點也不要。人生本來就是有多層次的學習,到了每一個階段你應該怎么做一些學習?我認為人不是一直活在過去,你對生命的提問是什么?就應該認同它,這是一個有價值的,我就要走。如果覺得他不是我要的,你們選了兩三個,然后跑來跑去是為何而來?我覺得所以我最后只有給我一個,我說我這一生只做一件事,把怎么樣原始點好好寫好。我沒有其余我認為那是如果還有什么其他的念頭,那是我下輩子的事。


你只有把一件事好好做好,你才有能力把你的生命提升了。我可不愿意生命這樣在浪費。因為還有多少人可以走?這一生如果說能走選擇一下,我認為值得我走,然后此生無憾的事。你們認為就好像我們說的,你他處體傷你就好好揉,你不要再搞患處體傷。你人生也是一樣都有抉擇的,你這個階段你是應該選擇按推還是選擇了緣,應該要拿定主意。你今天來付出是為何而付出的?想清楚。所以我也在想,如果真的是哪一天是在這里也認為太煩了,雜事太多,大家都不能專心,然后看病也沒有辦法一個追蹤。


這些如果我在考慮,可能是不是應該有一些改革,然后讓這里單純的話來就是真拼真付出。大家努力在一起,沒有什么閑話可說的。然后這一生好好把它搞完。我看美國他們也是這樣來就干啦。然后這一次我去澳門演講,晚上他們跟新加坡團隊,還有其香港團隊他們吃飯,坐在我面前就別做的,他們介紹幾個來。他以前是聽說職務蠻高的,是CEO,而且在職場上是絕對風光的。老的80歲他看懂原始點,他第1個報名的是什么?當志工。做什么?這幾天廁所全部他掃。


其實我在場,我內心是怎么樣?被震動。我覺得原始點需要這樣的人,真的需要。需要這樣的人,然后發心,真的真干。所以我也在想,這些人只要不要多,只要10個到20個,這里的原始點絕對會有另外一番光景。來就是真干嘛?然后法是怎么樣,我該怎么服務,患者他們心里很清楚。所以怎么樣來經營,我隨時歸零,也就是到如果說我認為我是對的,我堅持的時候,當我堅持的時候,即便你們所有人都反對我,我會妥協嗎?如果我會妥協,我這一本書就寫不出來的。我不會妥協的,我會堅持,我還是會繼續走我的路,哪怕他很孤單,因為原始點常常走的路都是別人沒有走過的路,哪怕他走過去會千瘡百孔,會滿身創傷,我都在所不辭,我認為人生只要這樣,一次走過這樣就夠了,這一生就也沒有遺憾。


所以這些我們值得去討論,然后如果說來一天到底它的意義在哪里?又沒有辦法追蹤,患者不斷的流轉,案例也做不出來。我以前記得我講過一句話,我說你不要告訴我,一天做多少患者,如果今年你沒有做多少案例給我,我就會把這里關掉。這一句話我很清楚的講,而且是很嚴厲,早期我說一定要做種病。現在法都寫到這樣了,也就是要做種病難不難?可不可以追蹤?可以。大家有沒有心,然后一個從頭做到尾,你今天即便我只有一天,好比這個患者真的很危急,你愿意不愿意?他明天要來你也又來。




類似這樣。我遠的就不說了,昨天我去水上。為什么?他一通電話來,我覺得好像我本來已經要來基金會了,要來改手冊。但那一個患者一看,還有圖片,它整個頸椎是什么?第二椎往前突了,因為摔到整個錯開了,然后開始壓迫。我覺得這時候我能不去嗎?所以二話不說,我昨晚就是趕過去。患者有沒有風險,非常大的風險。誰都不敢接,我相信沒有人敢接的,因為整個頸椎已經都跑掉了,差不多有一半跑出來了。這里有圖片的我是沒有。所以我覺得我應該去而且不管做到什么程度,我也沒有把握,因為我從來沒有做過那么嚴重。


而且我常常跟早期的你們都知道我有沒有學整脊,所以我是學整脊學了10年,我說如果我不去,沒有人會比我厲害。我是這么想,所以我還是去當然去最后還是有一些改善了,但是一次去我也不敢這么講。因為我拉了34次,但是他三4次都有形容給我聽,第1次他玩他覺得雙手就松了一點。然后第2次再稍微調整,他就覺得背部有松。第3次再大力一點,再稍微轉動它骨頭都會一直在再跑調整,因為我把它拉高,讓它有一些骨頭可以轉動。


然后第3次他感覺胸就比較松了,呼吸就比較好。他第1次是最后一次我叫他孩子幫我的手扶著,然后一起出力,然后在轉動。第4次他就又有聽到骨頭的聲音,然后他覺得他偏頭痛已經痛了好幾天,他剛好摔傷一個禮拜。就比較改善。所以我很感觸很深,我之前說我學了整脊,這一輩子可能都不會用。但好像到昨天那種感覺,我學了十幾年為患者而學的。是的。但我也這樣也堅持了10年,這樣再來看,如果它有改善了,我當下能讓他改善,我認為這10年的努力我也值得了。


所以到底人生的價值在哪里?你這樣一直做,你為的是什么?如果你哪怕一個重病患者只要在你手中,你真的把他好好處理,也許你這一生已經沒有什么遺憾了,起碼真正幫到人。但如果來這里,然后專業又不夠專業,然后也不愿意再深入。然后重病本來可以醫好的,我們也讓他一個流失了,也錯過機會了。這樣基金會未來還能走多久?所以面對未來我是有開始的很深的憂慮跟想法,是不是應該重新打掉再來?還是真的找幾個志同道合的。真的,我一直覺得人多嘴雜,然后事情辦的效率又不夠。


不一定好。不一定。別以為人多就是好,真的不需要真正能夠做到讓患者感動。德雷莎我常常舉他的例,他身邊沒有幾個人,真的他的弟子就是56個這樣,搞到全球都知道,我們這里幾一兩百個竟然搞到只有臺灣知道,然后還有很多不一定認同我們。所以這些我也是希望說,今天跟各位講出我真的內心的一些糾結的之處,也讓大家來反思,如果這個法是這么好,大家經這一輩子也有幸遇到了他,你們對他的態度是怎樣?來這里半天來看看患者表示我有愛心,只是為了表達這樣。


還是真的,我是真心要把他醫好,如果真心意好,又不是像你們現在的態度,只是來然后問幾句,然后明天就不見人了。然后患者也不知道留到下一次誰的手中,這個是值得思考的,我以前讀到好像卜居屈原寫的,他最后也是說,這一輩子到底要隨世浮沉逐波隨流,然后跟這些奸人為伍還是保持高潔。然后有所不為,然后繼續走他認為對的路。但是對的路又被罷免流放,然后過得那么艱困,所以他一度也對人生質疑,所以他去卜居就是問算命先生,我未來應該要如何堅持?


結果算命的最后講一句話,他講持有短寸有所長,與君之心行君之意是吧?我原句大概是這樣,因為以前太久讀的了,大概現在年紀大了也記憶不好,就是以你自己的心去堅持你做的事,這樣就可以了。我這個卜卦不能算出不能幫你決定所以也是這個問題,所以我是希望說今天跟各位講出,我也許是我的心思在寫完書之后,面對的明天的未來,我確實心事重重。我說實在我現在如果說能夠取經的話,我現在世界各地的經。這樣比較起來,我比較喜歡走美國的路,美國的基金會的路,也就志工他們一來全部都到全年到期,都是這樣的。


他們5天晚上就到了。他們不是白天沒有開,他們晚上,那晚上他們就到。全部都到。現在基金會這樣是不可能做出來的。你第1個第1天,禮拜一就遇到這,明天又要遇到不一樣的人,患者這樣不斷的流轉,然后大家也沒有心說患者我有決心要把它治好,也沒有人這樣兒,如果沒有決心,他也不可能再去深入書本上,然后他也不會遇到問題再來提出問題,不會的。然后就這樣日復一日大家就過自己的。這樣好像大家也蠻熱鬧,基金會但隱憂就在這里。


基金會已經不是我要的那一種洋帽了,已經不是。我反而羨慕了美國這樣的。然后他們人也不多,你看他們經營了10年了,結果他們的志工不多,我聽起來也是頂多那些十幾個到20個,就這樣,然后陳經理光這十幾個20個他就可以云游世界了。這樣就夠了。而我們這里我出去云游都還會被拉回來,說這里有什么事,我是有感而發,我覺得如果在這里沒有一點沒有使命感,真得很難。我覺得不管是職員也好,如果職員也不能認可這一套,相處是沒有什么意思的。


寧愿少一點,那來都是相知相惜的,然后大家都愿意在這樣為患者全心全意依附的。我希望能夠找到真的在我人生最后這半段找一些志同道合的,再把這一條路走完。



尺有所短 寸有所长

用君之心 行君之意

“尺比寸长但也有短处,寸比尺短却也有它的长处;世间万物都有不完善的地方,人的智慧也有不明了的时候;术数有占卜不到的事情,天神也有难解之理。您(还是)按照您自己的心,决定您自己的行为(吧),龟甲和蓍草实在不知如何破解您的疑惑!


❤❤❤❤❤❤

资料下载

基金会最新资料百度云下载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GikR1bkTunkntNOfJUuaQA

密码:mbz6


同学群备份:

原始点最新案例实操(2020) 微云网盘下载

 https://share.weiyun.com/5zTMS9s

原始点视频讲座(2020) 微云网盘下载

链接:https://share.weiyun.com/5t4hqtC

郑重声明:(网址:www.cch-yuanshidian.com)为大陆地区原始点推广唯一指定官方网站。本公众号非基金会官方公众号,而为原始点义工们悉心整理的公众号。文章选自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联系作者删除。


2020原始点之歌 及《原始点之歌》创作缘起

张医师谈武汉的肺炎的处理 &关于病毒的最新论述  张钊汉原始点健康资讯网  1月25日

2020年元旦澳门原始点医学讲座报导

写在十五版二刷付梓之前~仁者的风范

金门原始点讲座与手法培训报道

[活动纪实] 东南亚推广点交流会纪要 文字版


赞(0) 买生态小黄姜
文章来自网络转载,如有侵犯,敬请留言或联系我们删除。谢谢!七不姜 生姜养生网-明德CSA生态姜园&明安农业 » 原始点人的抉择2020 -要不要神医?用君之心 行君之意 行义以达其道 要先有专业

心法农业 福田心耕 七不农产品会员店

小黄姜鲜姜生姜,干姜片,姜粉,姜膏,姜油等姜自制品及原始点外内热源销售...

手机微店淘宝店

“七不”生态小黄薑、干薑片、薑粉、薑丸、薑膏...,纯正零添加,由明德CSA生态姜园明安农业恭献。

七不”种植是明安农业、明德CSA生态姜园首创的良心生态农业种植理念。七不是指:不用化肥、不用农药、不用农膜、不用除草剂、不用添加剂、不用转基因、不杀生! 生姜养生不杀生,是符合戒杀生以惜物命,慎剪伐以养天和的自然之道。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