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点全球同学网
自学 互助 同修 共进 觉醒

2024年06月23日 实作教学 答疑。重症处理及案例分享 临终关怀 #淋巴水肿 #湿疹 #临终患者 原始点医学在重症处理与临终关怀中的应用:理论与实践的结合”

本文于 2024-06-25 15:15 更新,欢迎留言点评。

2024年06月23日周日线上课程通知 小鹅通上午9:00准时直播 直播时间过后请到官网看回放

 

 

原文始发于:2024年06月23日周日线上课程通知 小鹅通上午9:00准时直播 直播时间过后请到官网看回放

主要内容可以总结如下:

1. **东南亚张钊汉原始点基金会学习报名情况**:
- 主办方为东南亚张钊汉原始点基金会,负责人张财源学长报告了学习营的报名情况。
- 学习营日期为2024年7月19-21日,地点在来西亚巴生推广点
- 张财源学长强调了原始点手法的重要性,并呼吁志工们学习新的手法,以减轻患者痛苦。
2. **淋巴水肿案例讨论**:
- 新加坡惜卿 Keng 分享了淋巴水肿案例,患者有10年病史,经过多次手术化疗
- 讨论了如何诊断和处理淋巴水肿,以及如何看待患者的体力状况。
- 张医师指出,患者虽然感觉体力好,但身体表现出的症状应被视为重症。
3. **新加坡湿疹案例**:
- 分享了钢琴老师湿疹案例,患者从小有湿疹问题,停用类固醇后症状加重。
- 经过原始点方法处理,患者在一个月内显著改善。
- 张医师肯定了处理方法,强调了患者自愈能力的提升。
4. **纪春兰临终施做讨论**:
- 吉林纪春兰分享了临终关怀案例,患者为乳腺晚期患者。
- 讨论了如何通过原始点方法减轻患者痛苦,使患者能够安详离世。
- 张医师强调了原始点在临终关怀中的作用,即使无法治愈疾病,也能让患者有尊严地离世。
这些内容涵盖了原始点医学在实际应用中的多个方面,包括手法教学重症处理案例分享以及临终关怀。通过这些讨论,可以看出原始点医学在实际操作中的多样性和深度。

 

 

1.2024張醫師東南亞手法研習會會前學習營

日期:2024年7月19-21日
地點:馬來西亞巴生推廣
在馬來西亞巴生主辦

请这一次的主办方:
东南亚张钊汉原始点基金会
负责人张财源学长
报告学习营的报名情况

张财源学长:
我们先讲讲这个东南亚 手法交流会 在7月 7月19 在马来西亚巴生主办。 然後目前报名的人数大概有30多位, 我觉得东南亚有很多人, 这些推广点非常多, 可是报名的人不多了。 他们我觉得,他们觉得他们的手法 都已经做了这麽多年, 可能他们会感觉是 手法这麽多年都这麽做。 那麽,还有要学习的吗? 在这里呢? 我想呼吁一下。 因为我们跟张医师基金会 这麽多年, 从疫情到现在, 大概都有四五年了, 那麽其实改变是非常大。 我过去的一年去过马来西亚, 然後前两个礼拜去 印尼巴淡 巴淡岛。 有些志工他说要跟我, 他不是。 他说,他推广按推了有差不多 八年。
然後我就测试了一下他的手法, 大部分跟我们去之前去马来西亚的 都差不多一样。 手法非常的重, 按起来呢, 几乎都是我们以前老旧的手法。 按到。 患者会很痛, 可是患者其实不知道对跟错的。 他觉得说痛就是对的, 当然痛,他也会好了,也会解症了, 可是有这个必要去受这个痛苦吗? 我觉得这个是我们原始点, 这几年来都一直在 在把它提倡, 说, 我们要以最轻松的方法 让患者在最轻松的情况下解症。 所以我觉得这个是真正我们 原始点在推广。 一个比较 高境界的一个,这个按推方法, 然後不用让患者承受那些痛苦 来解症。
所以这个我觉得是我们需要 再来复习一下。
所以, 我呼吁更多东南亚的那些志工, 不管你是哪一个推广点。 然後,或者是你在为民服务的, 你在认真的帮人家解症的。 你在认真的帮人家解症的, 我都欢迎你来报名, 来交流一下。
我们先把我们这几年,这五六年 从基金会学到的,先给你交流一下, 然後到年尾呢, 或者是明年初, 我们再请张医师过来 给大家见证一下 这个,再审核一下, 如果你没有被我们 这一次的交流会提升过的, 然後,你就 曾 那个以前,很久以前的手法,然後要来给张医师去审核的话, 我觉得这个会浪费张医师很多时间。 所以我会觉得,说,先让大家来 学习一下, 复习一下这个新的手法, 然後到时候,张医师要来 跟大家见面的时候, 然後,距离不会差的太远。 我觉得这个是有必要, 而且是应该这麽做的。 所以,我希望 张医师也在这里给大家呼吁一下, 有兴趣来 学习新的手法, 然後将来 要跟张医师见面的。 大家报名来参加, 我会非常乐意的接受,他们来一起交流学习。 大概就是这样, 谢谢张医师。

张钊汉医师
谢谢财源。 确实是有必要。 因为如果 以前的旧手法, 他用蛮力, 不一定能够按到深层, 然後患者会增加疼痛。 所以手法的改良 其实可以减少不必要的痛, 而且也对解症 会有很大的帮助。 所以,他们如果能够事先来
跟财源,你们这些志工交流, 我想应该是最好, 那我乐意。 如果说因具足,我也会过去, 这样 好!

主持人:谢谢 谢谢财源!谢谢张医师。 老师。 他这个叫做这个会前学习营, 也就是他们先来交流,以後, 然後老师。 这个年底 有机会过去的时候, 这些有来参加培训的人, 就可以优先录取, 参加张医师的培训, 是不是这样子财源? 参加张医师的培训, 是不是这样子,财源?

张财源学长:
是的, 是这样子的。 要不然,那个没有来学习过,你就 要张医师来跟你交流的话, 这样会有一个距离了。 相差太远, 我觉得就不太适合

主持人:完全同意。 那老师,我们接下来新加坡 有提问, 他们要问老师一个问题, 还有也要分享一个案例。 好, 新加坡 Keng,你们可以开始了

2.淋巴水肿案例讨论

新加坡惜卿 Keng:
老师,老师早。
最近,我们就有一个有一个学员来, 她是淋巴水肿, 那两只脚肿肿胀, 然後整个是很大的。 就大概10年了。 那当中,她动过大概三次的手术, 就是要从大, 两只腿的淋巴, 就有有切除等等的手术。 那里面有那些脂肪堆积了, 让整个脚也是非常肿大。 然後也做了几次,那个 西医指的那些手术, 就是做了好几次的手术。 再来就是 当中在这十年里面也有 发现子宫癌, 那也切除了子宫, 也做了化疗等等的。 那她这十年里面,就是被她的那个 腿部那边的问题困扰。 那是走走一阵子就非常肿胀, 然後就 西医方面已经没有办法帮她治疗。 就说,你要一直,就是, 就就就要这样继续的忍受下去。 那朋友介绍原始点,她就过来。 我们帮她处理的时候,
这里有几个问题, 第一个就是我们看见她的时候。 我们要做诊断嘛。 她的体力大致上都非常好, 还有人就是蛮大只的。 只是说走久了之後脚肿胀, 她就就就尽量的就是 坐下来, 不要让那个脚,脚, 脚那个部分就会非常不舒服。 那我们诊断,大致上她的体力很好, 虽然是脚那边的问题的话, 那我们就不会把它归为。 那我们就不会把它归为 那个那个重症。
可是,她的脚那个肿胀的情况, 就让她非常的苦恼。 我们自己本身就跟她讲。 说, 那个脚的部位 就一定有体伤, 那热能没有办法, 就是说达到那个部位。 所以,你的问题会一直反覆,一直反覆。 然後腹部那边呢, 就那个子宫的问题,已经切除了, 可是还是 里面应该还是有体伤 跟热能不足的问题。 虽然体力非常好, 可是我们提醒她, 她的消耗也一样的大。 所以不要小看,这个身体修复, 就就消耗热能的那个程度。 那我们开始帮她处理的时候,第一次她来体验活动, 那志工跟她聊了之後,就开始。 就说, 不如就先。 腹部那边姜粉泥推, 然後脚也姜粉泥推, 推了三次,一点热感都没有, 所以他们就推荐来我们重症中心。 那当时我就先跟她讲说, 你虽然体力很好, 可是待会儿按推, 一定是很多痛点。 所以先跟她涂一遍,那个 姜,涂三遍, 姜粉泥在背部 涂第二遍。 她已经开始有热感了, 然後腹部也是一样, 她说,之前完全没有热感。 那那天好好的跟她推的话, 那个,整个身体都有温暖的,那个 那个感觉。 那我的疑问是, 这个也是因为我们在指导志工 学习的时候, 那那个。 一看到她这个状况, 有些志工就直接想说 这是异常。 那个腿部, 那个肿胀的是异常。 可是我们有些就觉得说, 因为她会觉得肿胀。 可是外面看起来是是很硬的, 我就摸她的脚的时候, 摸她两只脚的时候,都是硬硬的, 可是她有感觉到肿胀。 可是她有感觉到肿胀。 那她的这个状况是 淋巴水肿, 那里面都是都是有水肿的那状况, 那我们又有一点困扰。 就是说,其实有水肿,就是身体的那个 排排,就是说排泄的那个, 水的那个功能也已经受影响了, 那脂肪也没有办法排等等的。 所以,这种情况下, 那又是体力虚弱的那些症出现了嘛, 对不对? 所以就大家都有一点困扰, 应该怎麽样看待这个这个,这个 患者的那个病症? 我们很肯定的就是它有症。 就是肿胀嘛, 就不适感, 那个胀的不适感。 它也有状, 因为就是那整个部位就膨胀起来, 肿胀起来。 可是它,它肯定也是算是 有异常的那个形态了。 因为整只脚都是硬硬的, 你这样敲敲敲,也没有什麽感觉, 就是整个硬的。
所以,大家就有不同的那个观点。 所以,希望老师, 这一,这一,这一部分,可不可以, 就是说,帮我们解释一下。然後,待会有一个视频, 我再推她的那个脚的部位...

主持人: 我先放这个视频好不好, 先给老师看一下,你在按推的那个 视频, 我们先放一下
新加坡惜卿 Keng:
好老师,你看得到。 我就是 用腕骨,因为是我的, 我的拇指,都没有办法进去那个位置。 对对,对, 这样按法是对的, 因为面积大, 一定是要用腕骨 两个直接贴进去, 然後靠身体的力量压进去, 然後这样涂 涂的很好。 好,那这个是所有, 这里影片就放完了,是吧? 对, 对, 好。 还有 第一个, 你说,你说 腹部的影片 只是很短的, 只是让你确认一下。 就是说这个按推OK, 好OK。我看一下, 那是要找到一些比较痛的地方。 好OK。 我看一下, 那是要找到一些比较痛的地方, 我就在那里就多揉几下。 好,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张钊汉医师:
好, 腹部的那个方法。 我稍微补充一下, 以前教的时候, 你的动作都正确的, 就是一手扶在她的, 对不对身体, 然後用弓箭步一手直接推进去。 那有时候会遇到比较深层的时候, 如果遇到 要按到很深层 才能够找到体伤的时候。 那这一手放肩部,就可以放在整脊床, 那弓箭步就要蹲低, 然後把整个身体带下来。 所以,这个患者可见,这样的按 深度,应该, 我一看,我大概知道。 差不多。 表层到中层, 要到更深层的时候,有时候就要用更, 就是弓箭步,要蹲的更低。 整个身体要下来, 所以,整个身体要下来的时候, 你一手又扶到肩部的时候, 就会把患者压痛。 所以这时候改在 整脊床, 那这样整个就可以下来。
就这个,这个。 以前教你们的方法,就是 一般,就是表层跟中层, 一般,这样就可以按按的出来。 但我也看看,最近也看到一个, 就是要按到深层, 用原来的方法。 他肩部这样贴着, 他就会不舒服, 所以我直接放到整脊床。 那整个重心蹲低, 弓箭步蹲低, 那整个身体压下来, 就可以找得到了 那这样按完之後,患者就舒缓。 所以,你这些手法没有问题, 那如果要到深层的时候, 可以刚刚我讲的 再改变一下姿势。

好,那 你们的问题第一个是 问她的脚肿是 那个异常形态,还是状是吗?是, 好, 应该是这样讲了。 这个明显,她胀痛 就已经是属症状的了, 就像腹水, 你不能说腹部是异常形态。 就已经是属症状的了, 就像腹水。 你不能说腹部是异常形态, 我们没有这样讲的, 因为腹已经很胀痛, 然後真的膨胀了。 你说这个是异常形态, 是老老的现象, 我们异常形态指老嘛, 那状。 比如说肿痛, 你脚扭伤,肿痛, 那这个肿 就不能说异常形态了。 真的就是状 状,只是组织受损, 你看不到而已, 那它,它就就就会肿, 然後甚至会胀胀, 然後痛。 多属他处,体伤, 像这种有可能 他处跟患处都有。 如果照判定是这样, 所以我先回答你。 然後我们说的异常形态 大部分还是指西医多, 为什麽? 因为状 症状,我们一看就看得出来了, 那异常形态是西医检查出来的。 肿瘤肌瘤,一些我们看不到体内的, 一些不是很正常的, 那又没有症状。 那西医就判定它是什麽病,什麽病, 那我们不认为是这样, 我们就把它解释为异常形态, 所以一般大部分会比较偏向 指西医的这一部分。 那像这个,我一看就知道 浮肿了嘛, 脚浮肿了就不正常了, 那这这个肯定是病啊。 我不会把它当做异常形态, 是这样 好。 那再来对於你们的判定, 第一个 她到底是轻症还是重症, 对不对? 你们说她体力很好。 这一部分, 我觉得可能你们在对 重症的理解上还是有一点, 可能还跟跟实际还有一点落差。

比如像这样的患者, 经过你这样讲, 虽然你还没有放影片的时候, 我已经把她断为重症了, 我根本不用看。 理由很简单, 因为她有去化疗, 有没有 这个过程中有化疗,也有手术。 这个过程中有化疗,也有手术, 那一般有经过化疗的 体质都被破坏了。 我,我常常跟我们的志工讲, 你只要患者 遇到有这样的患者, 你就把他断定为重症就对了。
那而且她, 我,如果我看到我更确定, 刚刚你在涂脚的时候 都已经浮肿了, 那 我 书本上有讲, 只要有水肿都是属重症。 而且重症已经算是蛮严重的重症, 还不是一般的重症。 所以,当患者回答你体力好不好? 她是觉得她还不错, 但是她从身体表现出来的。 这时候,你要相信她的嘴巴, 还是相信她的身体, 你要有判断。 我是相信她的身体, 身体不会骗我, 嘴巴是她的感受, 但身体已经浮成这样了。 那那这个,而且 看起来 这麽这麽大片, 而且肿胀的程度又 又是蛮大的。
我我一看,我就会把她列为重症, 而且如果我们重症有分一般的重症。 再来险象已现, 再来 命危这三个层次, 我起码会把她归到险象已现, 有生命危险啊。 然後又加上听说以前有 化疗手术过, 那体质肯定不好。 所以,很明显, 她这些症状 一定也是严重,热能不足 严重, 才会浮的那麽大, 这个已经完全毫无疑问了。 所以,你在推的时候, 因为她,她说她体力还好, 也就是她还可以承受。 你大力在按深层进去, 让热源带进去, 这样修复才会快。 所以我的建议, 像这种推,这种患者 很累的, 我看你这样。 要几位志工 轮流, 就就像纪春兰,他们好像有五个人 去处理一个人, 然後轮流 车轮战,这样 像这样的患者。 然後轮流 车轮战,这样, 像这样的患者, 你一个,可能我认为可能会太辛苦了。 我如果到基金会,我会叫轮流战, 但一定要揉深层。 那这个 我的判断是, 我一看 她讲她什麽体力好,我都不信。 我第一个就是把她判定为重症, 大概我的判断是这样。 那还有问题吗? 就照着处理, 就是说 很很重要,是让她明白, 虽然她感觉就是说很有体力, 可是她里面的热能是严重不足的。 而且,你说 对, 经过那麽大的破坏, 不可能里面的能量充足,假如充足的话,身体就会 很快的治癒。 可是,她拖拖拉拉了10年了, 对,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你刚刚在讲涂, 一般涂,大部分都没有感觉 你是涂第二遍,是吧? 她才感觉热,对不对? 如果你涂的那麽彻底, 一般人她感觉比较灵敏, 体力比较好的话, 她是感觉比较灵敏。 有时候一次就热了, 你还要涂到两次, 那就更可以显示她真的也是 真的。 热能 严重不足啊, 所以我会把 认定是她严重热能不足, 而不是一般的 重症。我的看法是这样.

新加坡 惜卿 Keng:对, 谢谢老师的解释, 我看我们志工也会比较清楚

3.新加坡湿疹的案例:

主持人: 好。 Keng, 你们还要分享 一个? 就是那个钢琴老师湿疹的那个, 那我们现在就放她的,我们放她这一段。
这个是新加坡他们提供的 湿疹的案例。 老师这样看得清楚吗?
张钊汉医师:非常清楚, 而且真的是脱胎换骨。 是, 很明显,

新加坡 惜卿 Keng:对,很明显。 她3月20号, 然後第二张是27号, 再来4月17号, 就好这麽多。 我们再看下一张, 这张则是脚的部分。 其实这个学员呢? 我们再看下一张, 这张则是脚的部分。 其实这个学员呢? 她从小就有湿疹的问题,一直都是在吃西药, 就类固醇,吃的蛮重的。 那四个月前,她开始停止, 因为就已经把 把她的湿疹问题压抑到非常好。

女,41岁
调理前症状:严重湿疹多年(自小),之前都在看西医,长期吃类固醇药,后来停看西医,停药4个月后病症反复,尤其右手、左脚痒更为剧烈,手指肿胀,后背也会痒,因身体痒睡眠也不好,经朋友推荐来原始点中心调理。
调理过程:2024年3月20日来中心处理,志工按推原始痛点、患处周围用姜粉泥按推。痒 手痒 脚痒 全身开始痒.在家自行以工具自我按推,用红外线灯照患处,姜糊一天20克、晚上睡电热毯来补充内外热源
注重温热饮食,戒寒凉,开始爬楼梯及做瑜伽运动

调理后的改善情况:一个多月期间,陆续来中心处理4次,平时自己在家处理,改变不良生活习惯,加强运动,补充内外热源皮肤湿疹部位好很多,睡眠变好,心情也好多了!

感恩医生研发的原始点医学!感恩原始点公益中心的创办人和义工的辛勤付出!让我多年的湿疹得以痊愈!

可是,她一停了类固醇, 她发出来了, 就整个手。 因为她是钢琴老师。 她说,她把那些学生都吓跑了, 真的是孩子们跑去跟妈妈讲, 说老师的老师好像怪物这样子。 所以她自己也是很苦恼。 然後就睡眠也不好,因为 痒, 手痒, 脚痒, 全身开始痒。 就其实一直来都在吃西药, 身体越吃越弱。 她也不知道, 那没有没有运动的概念, 没有热能的概念。 那 其实我们只是指导她, 做的好,其实是她自己。 我们指导她按推, 按推,给她感觉, 她知道了, 回家都是自己用工具来按推的,所以她会好。 真的是自己的自癒能力提升了很多。 所以她是 一个多月的时间 在中心处理,4次 就好了, 这麽快, 对? 其实她来,我们也没有怎麽样, 就是鼓励她,然後因为她也 全身痒的问题也解决了。 所以,来,我们就是保健的做法。 那患处的那个问题, 她真的在家里乖乖的做, 然後还运动, 有补充热能。 她就看到 那个效果, 来的时候都非常开心, 就好像拿着手这样给我看, 然後笑了,就就这样了。 这个案例, 今天我们的我们问题就在, 就就就没有了。 所以,谢谢老师的 那个那个指点, 我们继续加油

张钊汉医师:好, 这个案例蛮精彩的。
新加坡 惜卿 Keng:是 是 老师,还要补充一下吗?

张钊汉医师:
我是觉得 他们做的很好啊, 那个湿疹,还有,包括 刚刚那个重症。 他们做的很好啊, 那个湿疹,还有,包括 刚刚那个重症, 我觉得在涂姜粉泥, 涂的很好。 我看惜卿的手法很好, 很很, 整个动作蛮流畅的。 这个湿疹, 我也是觉得, 她如果来四次, 大部分在家里, 就能够让自己病情好。 那应该 新加坡公益点已经 来的时候,都有跟他们讲,要点怎麽来处理, 对吧? 要不然,不可能好的那麽快。 然後她也有 喝姜粉泥, 这些热源都有到位, 才会好的那麽快。 所以,你们做的不错, 从果推因 应该是这样

新加坡 惜卿 Keng:好,谢谢老师的指点。

张钊汉医师:不会 不会 好

4.纪春兰临终施做讨论

主持人:那个吉林, 吉林。 纪春兰这边,你听得到我的声音吗, 你要打开麦 对, 听得到声音吗,听得到
好, 那个 纪春兰。 你上次有说要请问老师 关於那个 临终关怀的的这个事情, 你你直接问, 你直接请教老师吧

吉林纪春兰:
来, 我们要问老师,临终关怀的那个 那个病患。 我们有详细记录, 因为这个病历非常的少, 我们就想用这个病历, 让很多人能对原始点 有一个正确的认识, 好像是很多人来, 都是因为 他们都觉得来了。 不管是病成什麽样子。 他们认为是能活下来才算成功, 你不能活下来, 他们就认为就属於原始点的失败。 实际上,我们原始点就是一个 医学嘛。 人要就是不行了, 总是要走的, 但是我们用原始点的方法 能够帮助。 他们。 临终的时候没有痛苦, 走的非常的安详。 那今天的这个视频和图片吧, 我们 拍了好多, 今天没有准备好, 准备好了之後 发给Luna姐。 那个 我说的这个病患吧, 她是今年1月份的时候得的病, 得的病, 她的病就是。 1月份的时候得的病, 得的病, 她的病就是 上西医呢,看吧,就说没得治的那种。 因为她在五年前 乳腺癌手术, 她把她首先乳腺切除,全部切除掉。 这次呢? 她来的时候,是突然全身变得金黄, 就是金黄色的, 像橘子皮一样。 那我们有拍下来 特别黄的那种, 全身都黄了。 不能吃饭, 就吃什麽,吐什麽。 然後他们去医院检查的时候,医院说, 她那个这种情况吧,就是 不能治, 没有的可能, 没有恢复的可能。 就就是劝她,就是回家, 该怎麽样,怎麽样吧? 然後到我们这里的时候, 我们就是每天给她推姜泥, 我记得是推了 先按原始点, 然後每天都给她全身推姜泥的。 三四天, 推了三四天之後吧。 因为她不爱吃饭, 她总觉得她说是 的,这个地方堵, 就说她吃一口东西也下不去。 然後我就说呢。 再帮她灌肠, 又帮她灌肠了, 帮她灌肠的时候 灌第一次灌肠, 她感觉 轻松了很多, 她说轻快了不少, 因为能排便嘛,然後吃。 基本都是在吃。 红参, 那个姜她就吃不了, 她咽不下去, 因为不太能吃东西, 吃的是红参糊。 那第一次吃,她也吐, 就是吃完之後 马上就吐出来。 她用手, 当时她用手捧了一大捧。 就是来不及了, 来不及上卫生间去吐, 然後 那个看她什麽都不能吃, 吐, 这就吐。 这一次 之後,从灌完肠之後,她就不吐了, 不吐了。 我们还是照常每天给她 推姜粉泥, 全身推, 就是当时她那个浑身的情况。

反正我这麽多年见过的病患, 她是最硬最硬的一个, 因为她是个阿姨, 但是她比谁都硬。 因为她是个阿姨, 但是她比谁都硬。 那个腿,当时,那个腿就跟木头一样, 也没有肉感。 那个皮肤全都是, 就是像这些蚂蚱口, 那个皮肤都是呛着的, 像刺似的。 长着各式各样的疙瘩, 有好几 五六种吧, 都不一样的疙瘩, 什麽什麽样的都有, 反正拉拉巴巴的那个皮肤就像 刺似的。 然後,我们就给她推姜泥, 她整个腿跟一个木头一样,不能弯。 那个脚心。 她穿鞋 自己会滑倒, 就是脚在鞋壳里边打滑。 她那个脚底就像 铁皮似的, 很滑, 没有肉感。 她穿什麽袜子也都会 一出溜, 就是那个袜子就会翻到脚面上来, 就是那个,那个脚,就就那样的。

然後她那麽硬, 那就是用姜粉泥解决的, 把她整个脚, 整个腿, 然後全身。 她肚子也很高, 邦邦硬, 她的肚子。 我在推的时候,是 就是心,口窝, 胃的位置是 拔硬拔硬的。 旁边, 肋骨下面 有一个像拳头那麽大的, 我,这个拳头就比 也能看出来。 她平躺 就那麽大,一个硬包, 然後肚脐, 那个是一个大硬块。 有就这一巴掌 都长, 差不多像我手这麽大一块, 都是硬在一起的, 那整个肚子就那样了。 那个 去检查的时候,也就说她那个肿瘤 就是全部长满, 哪都是 就那个最重要的。 她说,是个胰腺, 胰腺那块,那个肿瘤, 大夫说,那个最最狠。 但是我们我觉得我好像是摸不到的, 但是外面这些,我光摸着这些 就感觉她有点。 你就不行了, 那应该她金黄金黄的那个, 那个肝啊, 胆啊, 应该都是不行了。 她是,她,就是这种情况, 我们每天这麽给她做, 她能起来。 我们每天这麽给她做, 她能起来, 就是後来,她能起来,走, 也能爬楼。 但是她慢慢的就是她这个体力 一点点消失, 体力不恢复, 体力不恢复,但没有难受的地方, 哪都不疼, 没有体力, 那我们也是。 就是家人就帮她尽量的走, 也陪着她去 爬几层楼, 一直到 就是她临终的时候。 前两天 还能爬楼, 还能爬,就是 三五层楼,也能爬, 也能吃点东西。 正常上厕所, 她只躺了两天, 躺了两天,一点痛苦都没有。 全家人都很 奇怪, 很好奇, 说她这样的, 为什麽就浑身哪都不疼呢? 因为老阿姨的姐姐住在医院里, 特非常痛苦, 他们都很疼。 一有病哪都难受, 唯独这个老阿姨呢, 她不难受, 哪也不疼。 她在 就是临终之前的一一个多月吧。 那个面相是 最吓人的, 其实她要是躺在那里, 不上她跟前去看, 就感觉这个人都死了。 她的面相就跟死人一样。 但是,她能吃, 她也能起来,她的思维一点都不糊涂, 神志清明, 一直到走都是神志清明的。 但是,她唯独的就是 不难受, 看她那样子,有点就像走了的人。 她,她的情况 就是这样的。 很多细节,当时 反正每天都有记录, 记录这个前後的次序, 我现在 可能会记串了, 就是那个她,这个情况。 我会把这个照片发给老师, 您看她的样子就知道了。 她躺在那里,你一瞅, 谁瞅她,都觉得她是走了。 但是她那那。 她还能起来,吃饭, 又不糊涂, 也能去 爬爬楼, 直到最後两天。

她临了走的时候,躺在床上, 她自己放平, 就是仰躺, 把两只手都放在腹部, 重叠着,就就那样走了。 就是仰躺, 把两只手都放在腹部, 重叠着。 就就那样走了, 一点也没挣扎, 就是一点痛苦都没有。 然後就就像睡着,睡着 就走了。 她是这样走的, 所以我们觉得她走的非常好, 一点痛苦都没有。 最後呢,是用原始点, 93天, 93天,就说大夫说不行的时候, 浑身都金黄的时候, 这是到93天。 那那老师,这个这个病历是, 大概是这个样子, 是, 请老师 补充一下。

张钊汉医师:好, 其实,原始点, 它书本上也有讲一句话, 它说原始点, 它没有办法做到让人 家不老,不病不死, 你有生命, 一定就是要面临老病死这个过程, 只是有原始点。 之後, 你知道你生病, 应该用什麽方法 让你的身体能够尽快恢复? 那老化的问题也是一样, 它的因都是体伤跟热能不足。 而我们也能够用这些方法, 让它老的速度比较变慢, 而不可能让它以後就不老, 这个也不可能。 而等到人身体寿命已尽的时候, 该走的时候, 你也没办法把它留, 但我们能够让它怎麽样, 走的很安详,很自在, 这就是最大的福报了。 所以我觉得 原始点这一句话已经点出,就是 生命,就是一定要经历这个过程。 那原始点 有了原始点,让你会 有。 病可以尽快恢复, 老可以延缓, 那死可以自在, 那这个就是人生最大的福报了。 所以 很多人会误解,用原始点 就以为一定会活, 那不一定, 那这样这样就都不死, 那这个也违反自然规律。 所以,你讲的对, 那我们原始点。 好处 就是,一看到这样的患者, 我们心理就应该有数了。 就是 一看到这样的患者, 我们心理就应该有数了, 他应该人生走到什麽阶段。 等患者要走,他也是清楚的, 我们操作的人也是要清楚的, 不只他安详自在的走。 从一进来, 大概能够活多久? 其实做久了, 我们心理都可以, 大概可以预知了, 大概我们尽力做能做到什麽程度了。 这也是原始点, 我说 跟其他医学最大的不一样, 原始点。 大概这个治病的时间约多少 能否治的起来, 这个 就是我们在诊断与治疗都有讲, 到了治病的范畴, 原始点不是什麽病都能治。 所以,当你用尽各种办法, 体力还没有恢复, 那还是维持原状, 那你就要想, 这样,到底最後的结局会是怎麽样? 操作者要有判断, 那原始点,有力所不及的范畴, 还有力所能及的范畴, 这些都讲的很清楚。 所以,当你遇到这样的患者在西医判定死刑的时候, 那他已经没路可去的时候。 你说93天,是吧, 前後, 那如果这93天已经是? 我认为给她很多的准备时间的, 准备要走的时间。 所以,对他们家属也好, 患者也好, 我认为这个都是一个很好, 也很圆满的结束了。 那原始点, 我们在做的时候,就是。 如果遇到这样的患者, 我来。 我不会叫他 说你可以活多久,或是怎麽样, 我也不会讲这种话。 大概,我如果心理有数,我就是说, 那我们尽力做, 尽人事, 听天命。 而你也不用想太多, 有有什麽需要。 一定要做最坏的打算, 做最好的准备, 那最坏的打算就是。 你该交代的, 你要交代, 那交代不是要让你放弃, 而是让你做最坏打算。 万一救不起来, 而是让你做最坏打算。 万一救不起来, 那你也没有遗憾。 那我们也不是要放弃你, 所以我们还是继续帮你做, 我们做最好的准备。 这个其实我一般讲到这样的时候, 这个患者是一般, 大概我预估都不会活很久。 我记得了, 我个人也常常会遇到您遇到的问题。 有一次,有一个好像口腔癌的, 他已经烂到外面, 整个穿进去了, 也做过化疗。 种种, 西医也判定就是无能为力的。 那来基金会的时候, 我看他已经身体很虚, 而且夏天还穿长袖, 然後看整个情况, 我大概心理有数了。 那我们的志工说要怎麽按推, 我说这个不用按推啊, 不需要。 就是以热源为主, 那按推只是稍微舒缓, 因为那个洞都很大。 你再大力, 他会消耗热能, 我觉得这时候以热源为主, 按推为辅。 那回去听说,他照我的话, 还有一段时间,几天都活得蛮不错的。 然後,甚至患者还起着一个幻想, 我这样病是不是还能好? 但有一次就是感冒了, 我听志工讲, 他一感冒, 整个身体就垮的很快, 然後很快就走了。 所以,这个都 来的时候,我们几乎也可以预测。

即便他有稍微好, 但都不能认定 这个就可以完全好。 还是要注意他的一些後续。 那已经烂到这样, 我是不觉得他会好, 只是他刚好找到一个平衡点, 如此而已, 这个时候平衡。 但是,人体 越年纪越大,总会越来越衰嘛, 不可能这个平衡点越来越好。 有些是这样, 当然,有些是会好转, 那我们要看整体来看。 那我看到的那一个, 我一看,我就 确定了, 他这个应该是。 我一看,我就 确定了, 他这个应该是 不会很久, 那果然也跟我预期的差不多 那。 所以,我相信,你在做的过程中, 应该从接触到这个过程, 你应该也有一个心理有数。 然後又能够维持到93天, 我觉得已经很了不起了, 没有遗憾了, 对老师,我就想起来 细节。 就是说, 她肚子里不都是包嘛, 浑身不都很硬嘛, 这些问题都解决了。 可能她浑身硬的问题。 可能她一个多月之後, 一个月吧, 就很软了, 她身体就很柔软了。 这个包, 她肚子里边, 我能摸到的那些硬块和包 都没有了, 都软了。 但是她就是就是体力不行, 你看她的症状, 所以她没有症状了,我们把她症状解决了, 但是她很已经很老了。 就说,这身体的机能确实是不行了, 怎麽补热, 她也提不起来这个体力, 所以我们也就 觉得她就就不行了。 可能就是生命到最後了, 所以在这样的一直, 就是好好的照顾她吧, 让她 生命最後这一阶段,能没有痛苦, 最後安详的走。

吉林纪春兰:
当时我们做的时候是有这个准备的, 一看她那样,就 就觉得就不行了。 因为看到那个病人, 我看的病人也不少, 一看,确实好像是 这个生命进行不下去了。 然後我们心理有数,都跟家属 都交代了, 都跟家属交代好了。 说到最後,就是 她没有痛苦, 然後家人也都照顾的, 也都按照原始点的方法去照顾她。 所以,这个阿姨 能比较有福报了, 她就一直到走, 一点痛苦都没有。 这个真的很不简单, 做到这样 很好, 我,我也是觉得。 很好, 我我也是觉得, 就是因为通过这个病历吧, 就是很多人对原始点的认识。 就像开头说的那样, 可能是就是觉得好了,就是成功,如果人走了呢,就是失败, 那个人是早晚都要走的。 问题是要善终, 现在都在 研究怎麽去治病,让好起来。 但是那个要 临终关怀这块,好像是还不太 还没没到, 好像没到这个阶段一样, 都不太重视吧。 正好,这个也是这个老阿姨吧, 也是我们比较近的人。 所以我们就做了全程的, 那个那个记录, 做了详细记录。

张钊汉医师:
是, 应该是这样讲, 我对 西医的这些, 就是临终的一些治疗 这一部分。 因为我早期 我第一个太太也是这样走, 我就全程陪她。 其实在西医,她症状是用药控制的, 从果治病, 比如,你痛, 我就给你止痛剂, 甚至严重一点,吗啡, 你睡不着,我就给你安眠药。 类似这样, 那患者的生命力, 在他们这一套的操作下, 会很快速的消耗掉原有的热能。 不会像我们这样, 我们一一直在 不破坏的情况下,一直给他 对的方法, 包括补充 外内热源。 这些 西医是没有这些的。 然後再走的时候, 即便没有痛苦, 但有一点, 即便 没有痛苦, 也会昏沈。 他们,他们头脑是不清楚的, 因为当你吃了这些吗啡,或者怎麽样, 你昏昏沈沈, 怎麽死的,可能都不不大知道。那用原始点不会。 他一路是清醒的, 甚至就像你说的, 病也没有了, 只是体力没办法恢复。 那就是我们说的,有热能则生嘛, 无热能则亡。 最後,你会看他。 无热能则亡。 最後,你会看他 热能一点一滴的消耗掉, 然後最後 很自然的走向死亡。 那这个过程中,是 平和的, 是安详的。 那我认为这样就就是原始点, 我认为是原始点的成功, 也是医学的成功, 是这样。 就像老师说的, 只有 走的好, 下一次的生命舞台才能更精彩。 是,是, 我,也就是你做的好, 你会给他很多。还有一段时间可以准备下一站, 有些人走的很仓促, 他没办法, 甚至他是在痛苦, 愤怒, 还有很多情绪的波动中, 他没有办法放下。 然後下一个阶段又准备不好, 那去的地方肯定又不不是很好, 我们从因果来讲,应该是这样。

吉林纪春兰:就这个病历,一开始我是 犹豫,怎麽 能不能分享, 其实我就是 就是担心 很多的。 现在有很多 他不治病的, 比如说做原始点的, 他不治病的。 我怕他们有人会 找藉口 说的,你看,那不也走了吗, 好像也也走了。 但是,我们平时遇到的病患吧, 就是不是病患, 我们 也会觉得,那人到该走的时候也得走, 就是那无疾而终的不 也有吗? 所以我这很很长时间,我就 我在 犹豫,跟不跟老师说这个病历,

吉林纪春兰:
这个,应该说 这个没什麽。 因为原始点,它 原始点的医学, 我常常是认为 它就是一个生命的医学, 它不是很那个。 就是 就是在探讨生命的过程, 它应该是怎麽样来让生命 有一个圆满, 从生到死,有一个圆满的结束, 那这个很好啊, 所以本来医学也是求这样, 包括西医 也是有临终关怀。 这一这一类的。 是 让他走的好, 就是人生的圆满, 不只走的好, 不只没有痛, 而且要头脑很清楚。 就是人生的圆满, 不只走的好, 不只没有痛。 而且要头脑很清楚,这个,这个很重要, 非常清楚, 一点都不糊涂, 是是 好。

支持人:谢谢纪春兰的分享, 她还在想说, 她问我,老师可不可以分享这一个? 我说非常好, 因为这是善终嘛。

张医师:这个多好 祥和,走的, 能够九十几天, 那很不容易的。

支持人:好, 那老师,我们今天时间差不多了, 我们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好吗? 好好。 谢谢纪春兰, 谢谢老师, 谢谢大家 辛苦了, 那我们今天的直播到这里结束。 谢谢, 谢谢各位。

 

 

USER:
请总结,并列入出如下课程的要点。如下:20240623-2024现场实作教学直播 运动篇
http://www.cch-foundation.com/lecture_video/zysxskc2024/1049.html請這一次的主辦方:
東南亞張釗漢原始點基金會
負責人張財源學長
報告學習營的報名情況1.
2024張醫師東南亞手法研習會會前學習營
日期:2024年7月19-21日
地點:馬來西亞巴生推廣點
在馬來西亞巴生主辦请这一次的主办方:
东南亚张钊汉原始点基金会
负责人张财源学长
报告学习营的报名情况张财源学长:
我们先讲讲这个东南亚 手法交流会 在7月 7月19 在马来西亚巴生主办。 然後目前报名的人数大概有30多位, 我觉得东南亚有很多人, 这些推广点非常多, 可是报名的人不多了。 他们我觉得,他们觉得他们的手法 都已经做了这麽多年, 可能他们会感觉是 手法这麽多年都这麽做。 那麽,还有要学习的吗? 在这里呢? 我想呼吁一下。 因为我们跟张医师基金会 这麽多年, 从疫情到现在, 大概都有四五年了, 那麽其实改变是非常大。 我过去的一年去过马来西亚, 然後前两个礼拜去 印尼巴淡 巴淡岛。 有些志工他说要跟我, 他不是。 他说,他推广按推了有差不多 八年。
然後我就测试了一下他的手法, 大部分跟我们去之前去马来西亚的 都差不多一样。 手法非常的重, 按起来呢, 几乎都是我们以前老旧的手法。 按到。 患者会很痛, 可是患者其实不知道对跟错的。 他觉得说痛就是对的, 当然痛,他也会好了,也会解症了, 可是有这个必要去受这个痛苦吗? 我觉得这个是我们原始点, 这几年来都一直在 在把它提倡, 说, 我们要以最轻松的方法 让患者在最轻松的情况下解症。 所以我觉得这个是真正我们 原始点在推广。 一个比较 高境界的一个,这个按推方法, 然後不用让患者承受那些痛苦 来解症。
所以这个我觉得是我们需要 再来复习一下。
所以, 我呼吁更多东南亚的那些志工, 不管你是哪一个推广点。 然後,或者是你在为民服务的, 你在认真的帮人家解症的。 你在认真的帮人家解症的, 我都欢迎你来报名, 来交流一下。
我们先把我们这几年,这五六年 从基金会学到的,先给你交流一下, 然後到年尾呢, 或者是明年初, 我们再请张医师过来 给大家见证一下 这个,再审核一下, 如果你没有被我们 这一次的交流会提升过的, 然後,你就 曾 那个以前,很久以前的手法,然後要来给张医师去审核的话, 我觉得这个会浪费张医师很多时间。 所以我会觉得,说,先让大家来 学习一下, 复习一下这个新的手法, 然後到时候,张医师要来 跟大家见面的时候, 然後,距离不会差的太远。 我觉得这个是有必要, 而且是应该这麽做的。 所以,我希望 张医师也在这里给大家呼吁一下, 有兴趣来 学习新的手法, 然後将来 要跟张医师见面的。 大家报名来参加, 我会非常乐意的接受,他们来一起交流学习。 大概就是这样, 谢谢张医师。张钊汉医师:
谢谢财源。 确实是有必要。 因为如果 以前的旧手法, 他用蛮力, 不一定能够按到深层, 然後患者会增加疼痛。 所以手法的改良 其实可以减少不必要的痛, 而且也对解症 会有很大的帮助。 所以,他们如果能够事先来
跟财源,你们这些志工交流, 我想应该是最好, 那我乐意。 如果说因缘具足,我也会过去, 这样 好!

主持人:谢谢 谢谢财源!谢谢张医师。 老师。 他这个叫做这个会前学习营, 也就是他们先来交流,以後, 然後老师。 这个年底 有机会过去的时候, 这些有来参加培训的人, 就可以优先录取, 参加张医师的培训, 是不是这样子财源? 参加张医师的培训, 是不是这样子,财源?

张财源学长:
是的, 是这样子的。 要不然,那个没有来学习过,你就 要张医师来跟你交流的话, 这样会有一个距离了。 相差太远, 我觉得就不太适合

主持人:完全同意。 那老师,我们接下来新加坡 有提问, 他们要问老师一个问题, 还有也要分享一个案例。 好, 新加坡 Keng,你们可以开始了

2.淋巴水肿案例讨论
新加坡惜卿 Keng:
老师,老师早。
最近,我们就有一个有一个学员来, 她是淋巴水肿, 那两只脚肿肿胀, 然後整个是很大的。 就大概10年了。 那当中,她动过大概三次的手术, 就是要从大腿, 两只腿的淋巴, 就有有切除等等的手术。 那里面有那些脂肪堆积了, 让整个脚也是非常肿大。 然後也做了几次,那个 西医指的那些手术, 就是做了好几次的手术。 再来就是 当中在这十年里面也有 发现子宫癌, 那也切除了子宫, 也做了化疗等等的。 那她这十年里面,就是被她的那个 腿部那边的问题困扰。 那是走走一阵子就非常肿胀, 然後就 西医方面已经没有办法帮她治疗。 就说,你要一直,就是, 就就就要这样继续的忍受下去。 那朋友介绍原始点,她就过来。 我们帮她处理的时候,
这里有几个问题, 第一个就是我们看见她的时候。 我们要做诊断嘛。 她的体力大致上都非常好, 还有人就是蛮大只的。 只是说走久了之後脚肿胀, 她就就就尽量的就是 坐下来, 不要让那个脚,脚, 脚那个部分就会非常不舒服。 那我们诊断,大致上她的体力很好, 虽然是脚那边的问题的话, 那我们就不会把它归为。 那我们就不会把它归为 那个那个重症。
可是,她的脚那个肿胀的情况, 就让她非常的苦恼。 我们自己本身就跟她讲。 说, 那个脚的部位 就一定有体伤, 那热能没有办法, 就是说达到那个部位。 所以,你的问题会一直反覆,一直反覆。 然後腹部那边呢, 就那个子宫的问题,已经切除了, 可是还是 里面应该还是有体伤 跟热能不足的问题。 虽然体力非常好, 可是我们提醒她, 她的消耗也一样的大。 所以不要小看,这个身体修复, 就就消耗热能的那个程度。 那我们开始帮她处理的时候,第一次她来体验活动, 那志工跟她聊了之後,就开始。 就说, 不如就先。 腹部那边姜粉泥推, 然後脚也姜粉泥推, 推了三次,一点热感都没有, 所以他们就推荐来我们重症中心。 那当时我就先跟她讲说, 你虽然体力很好, 可是待会儿按推, 一定是很多痛点。 所以先跟她涂一遍,那个 姜,涂三遍, 姜粉泥在背部 涂第二遍。 她已经开始有热感了, 然後腹部也是一样, 她说,之前完全没有热感。 那那天好好的跟她推的话, 那个,整个身体都有温暖的,那个 那个感觉。 那我的疑问是, 这个也是因为我们在指导志工 学习的时候, 那那个。 一看到她这个状况, 有些志工就直接想说 这是异常。 那个腿部, 那个肿胀的是异常。 可是我们有些就觉得说, 因为她会觉得肿胀。 可是外面看起来是是很硬的, 我就摸她的脚的时候, 摸她两只脚的时候,都是硬硬的, 可是她有感觉到肿胀。 可是她有感觉到肿胀。 那她的这个状况是 淋巴水肿, 那里面都是都是有水肿的那状况, 那我们又有一点困扰。 就是说,其实有水肿,就是身体的那个 排排,就是说排泄的那个, 水的那个功能也已经受影响了, 那脂肪也没有办法排等等的。 所以,这种情况下, 那又是体力虚弱的那些症出现了嘛, 对不对? 所以就大家都有一点困扰, 应该怎麽样看待这个这个,这个 患者的那个病症? 我们很肯定的就是它有症。 就是肿胀嘛, 就不适感, 那个胀的不适感。 它也有状, 因为就是那整个部位就膨胀起来, 肿胀起来。 可是它,它肯定也是算是 有异常的那个形态了。 因为整只脚都是硬硬的, 你这样敲敲敲,也没有什麽感觉, 就是整个硬的。
所以,大家就有不同的那个观点。 所以,希望老师, 这一,这一,这一部分,可不可以, 就是说,帮我们解释一下。然後,待会有一个视频, 我再推她的那个脚的部位...

主持人: 我先放这个视频好不好, 先给老师看一下,你在按推的那个 视频, 我们先放一下
新加坡惜卿 Keng:
好老师,你看得到。 我就是 用腕骨,因为是我的, 我的拇指,都没有办法进去那个位置。 对对,对, 这样按法是对的, 因为面积大, 一定是要用腕骨 两个直接贴进去, 然後靠身体的力量压进去, 然後这样涂 涂的很好。 好,那这个是所有, 这里影片就放完了,是吧? 对, 对, 好。 还有 第一个, 你说,你说 腹部的影片 只是很短的, 只是让你确认一下。 就是说这个按推OK, 好OK。我看一下, 那是要找到一些比较痛的地方。 好OK。 我看一下, 那是要找到一些比较痛的地方, 我就在那里就多揉几下。 好,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张钊汉医师:
好, 腹部的那个方法。 我稍微补充一下, 以前教的时候, 你的动作都正确的, 就是一手扶在她的肩, 对不对身体, 然後用弓箭步一手直接推进去。 那有时候会遇到比较深层的时候, 如果遇到 要按到很深层 才能够找到体伤的时候。 那这一手放肩部,就可以放在整脊床, 那弓箭步就要蹲低, 然後把整个身体带下来。 所以,这个患者可见,这样的按 深度,应该, 我一看,我大概知道。 差不多。 表层到中层, 要到更深层的时候,有时候就要用更, 就是弓箭步,要蹲的更低。 整个身体要下来, 所以,整个身体要下来的时候, 你一手又扶到肩部的时候, 就会把患者压痛。 所以这时候改在 整脊床, 那这样整个就可以下来。
就这个,这个。 以前教你们的方法,就是 一般,就是表层跟中层, 一般,这样就可以按按的出来。 但我也看看,最近也看到一个, 就是要按到深层, 用原来的方法。 他肩部这样贴着, 他就会不舒服, 所以我直接放到整脊床。 那整个重心蹲低, 弓箭步蹲低, 那整个身体压下来, 就可以找得到了 那这样按完之後,患者就舒缓。 所以,你这些手法没有问题, 那如果要到深层的时候, 可以刚刚我讲的 再改变一下姿势。

好,那 你们的问题第一个是 问她的脚肿是 那个异常形态,还是状是吗?是, 好, 应该是这样讲了。 这个明显,她胀痛 就已经是属症状的了, 就像腹水, 你不能说腹部是异常形态。 就已经是属症状的了, 就像腹水。 你不能说腹部是异常形态, 我们没有这样讲的, 因为腹已经很胀痛, 然後真的膨胀了。 你说这个是异常形态, 是老老的现象, 我们异常形态指老嘛, 那状。 比如说肿痛, 你脚踝扭伤,肿痛, 那这个肿 就不能说异常形态了。 真的就是状 状,只是组织受损, 你看不到而已, 那它,它就就就会肿, 然後甚至会胀胀, 然後痛。 多属他处,体伤, 像这种有可能 他处跟患处都有。 如果照判定是这样, 所以我先回答你。 然後我们说的异常形态 大部分还是指西医多, 为什麽? 因为状 症状,我们一看就看得出来了, 那异常形态是西医检查出来的。 肿瘤, 肌瘤,一些我们看不到体内的, 一些不是很正常的, 那又没有症状。 那西医就判定它是什麽病,什麽病, 那我们不认为是这样, 我们就把它解释为异常形态, 所以一般大部分会比较偏向 指西医的这一部分。 那像这个,我一看就知道 浮肿了嘛, 脚浮肿了就不正常了, 那这这个肯定是病啊。 我不会把它当做异常形态, 是这样 好。 那再来对於你们的判定, 第一个 她到底是轻症还是重症, 对不对? 你们说她体力很好。 这一部分, 我觉得可能你们在对 重症的理解上还是有一点, 可能还跟跟实际还有一点落差。

比如像这样的患者, 经过你这样讲, 虽然你还没有放影片的时候, 我已经把她断为重症了, 我根本不用看。 理由很简单, 因为她有去化疗, 有没有 这个过程中有化疗,也有手术。 这个过程中有化疗,也有手术, 那一般有经过化疗的 体质都被破坏了。 我,我常常跟我们的志工讲, 你只要患者 遇到有这样的患者, 你就把他断定为重症就对了。
那而且她, 我,如果我看到我更确定, 刚刚你在涂脚的时候 都已经浮肿了, 那 我 书本上有讲, 只要有水肿都是属重症。 而且重症已经算是蛮严重的重症, 还不是一般的重症。 所以,当患者回答你体力好不好? 她是觉得她还不错, 但是她从身体表现出来的。 这时候,你要相信她的嘴巴, 还是相信她的身体, 你要有判断。 我是相信她的身体, 身体不会骗我, 嘴巴是她的感受, 但身体已经浮成这样了。 那那这个,而且 看起来 这麽这麽大片, 而且肿胀的程度又 又是蛮大的。
我我一看,我就会把她列为重症, 而且如果我们重症有分一般的重症。 再来险象已现, 再来 命危这三个层次, 我起码会把她归到险象已现, 有生命危险啊。 然後又加上听说以前有 化疗手术过, 那体质肯定不好。 所以,很明显, 她这些症状 一定也是严重,热能不足 严重, 才会浮的那麽大, 这个已经完全毫无疑问了。 所以,你在推的时候, 因为她,她说她体力还好, 也就是她还可以承受。 你大力在按深层进去, 让热源带进去, 这样修复才会快。 所以我的建议, 像这种推,这种患者 很累的, 我看你这样。 要几位志工 轮流, 就就像纪春兰,他们好像有五个人 去处理一个人, 然後轮流 车轮战,这样 像这样的患者。 然後轮流 车轮战,这样, 像这样的患者, 你一个,可能我认为可能会太辛苦了。 我如果到基金会,我会叫轮流战, 但一定要揉深层。 那这个 我的判断是, 我一看 她讲她什麽体力好,我都不信。 我第一个就是把她判定为重症, 大概我的判断是这样。 那还有问题吗? 就照着处理, 就是说 很很重要,是让她明白, 虽然她感觉就是说很有体力, 可是她里面的热能是严重不足的。 而且,你说 对, 经过那麽大的破坏, 不可能里面的能量充足,假如充足的话,身体就会 很快的治癒。 可是,她拖拖拉拉了10年了, 对,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你刚刚在讲涂, 一般涂,大部分都没有感觉 你是涂第二遍,是吧? 她才感觉热,对不对? 如果你涂的那麽彻底, 一般人她感觉比较灵敏, 体力比较好的话, 她是感觉比较灵敏。 有时候一次就热了, 你还要涂到两次, 那就更可以显示她真的也是 真的。 热能 严重不足啊, 所以我会把 认定是她严重热能不足, 而不是一般的 重症。
我的看法是这样

新加坡 惜卿 Keng:对, 谢谢老师的解释, 我看我们志工也会比较清楚

3.新加坡湿疹的案例:
主持人: 好。 Keng, 你们还要分享 一个? 就是那个钢琴老师湿疹的那个, 那我们现在就放她的,我们放她这一段。
这个是新加坡他们提供的 湿疹的案例。 老师这样看得清楚吗?
张钊汉医师:非常清楚, 而且真的是脱胎换骨。 是, 很明显,

新加坡 惜卿 Keng:对,很明显。 她3月20号, 然後第二张是27号, 再来4月17号, 就好这麽多。 我们再看下一张, 这张则是脚的部分。 其实这个学员呢? 我们再看下一张, 这张则是脚的部分。 其实这个学员呢? 她从小就有湿疹的问题,一直都是在吃西药, 就类固醇,吃的蛮重的。 那四个月前,她开始停止, 因为就已经把 把她的湿疹问题压抑到非常好。 可是,她一停了类固醇, 她发出来了, 就整个手。 因为她是钢琴老师。 她说,她把那些学生都吓跑了, 真的是孩子们跑去跟妈妈讲, 说老师的老师好像怪物这样子。 所以她自己也是很苦恼。 然後就睡眠也不好,因为 痒, 手痒, 脚痒, 全身开始痒。 就其实一直来都在吃西药, 身体越吃越弱。 她也不知道, 那没有没有运动的概念, 没有热能的概念。 那 其实我们只是指导她, 做的好,其实是她自己。 我们指导她按推, 按推,给她感觉, 她知道了, 回家都是自己用工具来按推的,所以她会好。 真的是自己的自癒能力提升了很多。 所以她是 一个多月的时间 在中心处理,4次 就好了, 这麽快, 对? 其实她来,我们也没有怎麽样, 就是鼓励她,然後因为她也 全身痒的问题也解决了。 所以,来,我们就是保健的做法。 那患处的那个问题, 她真的在家里乖乖的做, 然後还运动, 有补充热能。 她就看到 那个效果, 来的时候都非常开心, 就好像拿着手这样给我看, 然後笑了,就就这样了。 这个案例, 今天我们的我们问题就在, 就就就没有了。 所以,谢谢老师的 那个那个指点, 我们继续加油。

张钊汉医师:好, 这个案例蛮精彩的。
新加坡 惜卿 Keng:是 是 老师,还要补充一下吗?

张钊汉医师:
我是觉得 他们做的很好啊, 那个湿疹,还有,包括 刚刚那个重症。 他们做的很好啊, 那个湿疹,还有,包括 刚刚那个重症, 我觉得在涂姜粉泥, 涂的很好。 我看惜卿的手法很好, 很很, 整个动作蛮流畅的。 这个湿疹, 我也是觉得, 她如果来四次, 大部分在家里, 就能够让自己病情好。 那应该 新加坡公益点已经 来的时候,都有跟他们讲,要点怎麽来处理, 对吧? 要不然,不可能好的那麽快。 然後她也有 喝姜粉泥, 这些热源都有到位, 才会好的那麽快。 所以,你们做的不错, 从果推因 应该是这样

新加坡 惜卿 Keng:好,谢谢老师的指点。

张钊汉医师:不会 不会 好

4.纪春兰临终施做讨论

主持人:那个吉林, 吉林。 纪春兰这边,你听得到我的声音吗, 你要打开麦 对, 听得到声音吗,听得到
好, 那个 纪春兰。 你上次有说要请问老师 关於那个 临终关怀的的这个事情, 你你直接问, 你直接请教老师吧

吉林纪春兰:
来, 我们要问老师,临终关怀的那个 那个病患。 我们有详细记录, 因为这个病历非常的少, 我们就想用这个病历, 让很多人能对原始点 有一个正确的认识, 好像是很多人来, 都是因为 他们都觉得来了。 不管是病成什麽样子。 他们认为是能活下来才算成功, 你不能活下来, 他们就认为就属於原始点的失败。 实际上,我们原始点就是一个 医学嘛。 人要就是不行了, 总是要走的, 但是我们用原始点的方法 能够帮助。 他们。 临终的时候没有痛苦, 走的非常的安详。 那今天的这个视频和图片吧, 我们 拍了好多, 今天没有准备好, 准备好了之後 发给Luna姐。 那个 我说的这个病患吧, 她是今年1月份的时候得的病, 得的病, 她的病就是。 1月份的时候得的病, 得的病, 她的病就是 上西医呢,看吧,就说没得治的那种。 因为她在五年前 乳腺癌手术, 她把她首先乳腺切除,全部切除掉。 这次呢? 她来的时候,是突然全身变得金黄, 就是金黄色的, 像橘子皮一样。 那我们有拍下来 特别黄的那种, 全身都黄了。 不能吃饭, 就吃什麽,吐什麽。 然後他们去医院检查的时候,医院说, 她那个这种情况吧,就是 不能治, 没有的可能, 没有恢复的可能。 就就是劝她,就是回家, 该怎麽样,怎麽样吧? 然後到我们这里的时候, 我们就是每天给她推姜泥, 我记得是推了 先按原始点, 然後每天都给她全身推姜泥的。 三四天, 推了三四天之後吧。 因为她不爱吃饭, 她总觉得她说是 胃的,这个地方堵, 就说她吃一口东西也下不去。 然後我就说呢。 再帮她灌肠, 又帮她灌肠了, 帮她灌肠的时候 灌第一次灌肠, 她感觉 轻松了很多, 她说轻快了不少, 因为能排便嘛,然後吃。 基本都是在吃。 红参, 那个姜她就吃不了, 她咽不下去, 因为不太能吃东西, 吃的是红参糊。 那第一次吃,她也吐, 就是吃完之後 马上就吐出来。 她用手, 当时她用手捧了一大捧。 就是来不及了, 来不及上卫生间去吐, 然後 那个看她什麽都不能吃, 吐, 这就吐。 这一次 之後,从灌完肠之後,她就不吐了, 不吐了。 我们还是照常每天给她 推姜粉泥, 全身推, 就是当时她那个浑身的情况。

反正我这麽多年见过的病患, 她是最硬最硬的一个, 因为她是个阿姨, 但是她比谁都硬。 因为她是个阿姨, 但是她比谁都硬。 那个腿,当时,那个腿就跟木头一样, 也没有肉感。 那个皮肤全都是, 就是像这些蚂蚱口, 那个皮肤都是呛着的, 像刺似的。 长着各式各样的疙瘩, 有好几 五六种吧, 都不一样的疙瘩, 什麽什麽样的都有, 反正拉拉巴巴的那个皮肤就像 刺似的。 然後,我们就给她推姜泥, 她整个腿跟一个木头一样,不能弯。 那个脚心。 她穿鞋 自己会滑倒, 就是脚在鞋壳里边打滑。 她那个脚底就像 铁皮似的, 很滑, 没有肉感。 她穿什麽袜子也都会 一出溜, 就是那个袜子就会翻到脚面上来, 就是那个,那个脚,就就那样的。

然後她那麽硬, 那就是用姜粉泥解决的, 把她整个脚, 整个腿, 然後全身。 她肚子也很高, 邦邦硬, 她的肚子。 我在推的时候,是 就是心,口窝, 胃的位置是 拔硬拔硬的。 旁边, 肋骨下面 有一个像拳头那麽大的, 我,这个拳头就比 也能看出来。 她平躺 就那麽大,一个硬包, 然後肚脐, 那个是一个大硬块。 有就这一巴掌 都长, 差不多像我手这麽大一块, 都是硬在一起的, 那整个肚子就那样了。 那个 去检查的时候,也就说她那个肿瘤 就是全部长满, 哪都是 就那个最重要的。 她说,是个胰腺, 胰腺那块,那个肿瘤, 大夫说,那个最最狠。 但是我们我觉得我好像是摸不到的, 但是外面这些,我光摸着这些 就感觉她有点。 你就不行了, 那应该她金黄金黄的那个肝, 那个肝啊, 胆啊, 应该都是不行了。 她是,她,就是这种情况, 我们每天这麽给她做, 她能起来。 我们每天这麽给她做, 她能起来, 就是後来,她能起来,走, 也能爬楼。 但是她慢慢的就是她这个体力 一点点消失, 体力不恢复, 体力不恢复,但没有难受的地方, 哪都不疼, 没有体力, 那我们也是。 就是家人就帮她尽量的走, 也陪着她去 爬几层楼, 一直到 就是她临终的时候。 前两天 还能爬楼, 还能爬,就是 三五层楼,也能爬, 也能吃点东西。 正常上厕所, 她只躺了两天, 躺了两天,一点痛苦都没有。 全家人都很 奇怪, 很好奇, 说她这样的, 为什麽就浑身哪都不疼呢? 因为老阿姨的姐姐住在医院里, 特非常痛苦, 他们都很疼。 一有病哪都难受, 唯独这个老阿姨呢, 她不难受, 哪也不疼。 她在 就是临终之前的一一个多月吧。 那个面相是 最吓人的, 其实她要是躺在那里, 不上她跟前去看, 就感觉这个人都死了。 她的面相就跟死人一样。 但是,她能吃, 她也能起来,她的思维一点都不糊涂, 神志清明, 一直到走都是神志清明的。 但是,她唯独的就是 不难受, 看她那样子,有点就像走了的人。 她,她的情况 就是这样的。 很多细节,当时 反正每天都有记录, 记录这个前後的次序, 我现在 可能会记串了, 就是那个她,这个情况。 我会把这个照片发给老师, 您看她的样子就知道了。 她躺在那里,你一瞅, 谁瞅她,都觉得她是走了。 但是她那那。 她还能起来,吃饭, 又不糊涂, 也能去 爬爬楼, 直到最後两天。

她临了走的时候,躺在床上, 她自己放平, 就是仰躺, 把两只手都放在腹部, 重叠着,就就那样走了。 就是仰躺, 把两只手都放在腹部, 重叠着。 就就那样走了, 一点也没挣扎, 就是一点痛苦都没有。 然後就就像睡着,睡着 就走了。 她是这样走的, 所以我们觉得她走的非常好, 一点痛苦都没有。 最後呢,是用原始点, 93天, 93天,就说大夫说不行的时候, 浑身都金黄的时候, 这是到93天。 那那老师,这个这个病历是, 大概是这个样子, 是, 请老师 补充一下。

张钊汉医师:好, 其实,原始点, 它书本上也有讲一句话, 它说原始点, 它没有办法做到让人 家不老,不病不死, 你有生命, 一定就是要面临老病死这个过程, 只是有原始点。 之後, 你知道你生病, 应该用什麽方法 让你的身体能够尽快恢复? 那老化的问题也是一样, 它的因都是体伤跟热能不足。 而我们也能够用这些方法, 让它老的速度比较变慢, 而不可能让它以後就不老, 这个也不可能。 而等到人身体寿命已尽的时候, 该走的时候, 你也没办法把它留, 但我们能够让它怎麽样, 走的很安详,很自在, 这就是最大的福报了。 所以我觉得 原始点这一句话已经点出,就是 生命,就是一定要经历这个过程。 那原始点 有了原始点,让你会 有。 病可以尽快恢复, 老可以延缓, 那死可以自在, 那这个就是人生最大的福报了。 所以 很多人会误解,用原始点 就以为一定会活, 那不一定, 那这样这样就都不死, 那这个也违反自然规律。 所以,你讲的对, 那我们原始点。 好处 就是,一看到这样的患者, 我们心理就应该有数了。 就是 一看到这样的患者, 我们心理就应该有数了, 他应该人生走到什麽阶段。 等患者要走,他也是清楚的, 我们操作的人也是要清楚的, 不只他安详自在的走。 从一进来, 大概能够活多久? 其实做久了, 我们心理都可以, 大概可以预知了, 大概我们尽力做能做到什麽程度了。 这也是原始点, 我说 跟其他医学最大的不一样, 原始点。 大概这个治病的时间约多少 能否治的起来, 这个 就是我们在诊断与治疗都有讲, 到了治病的范畴, 原始点不是什麽病都能治。 所以,当你用尽各种办法, 体力还没有恢复, 那还是维持原状, 那你就要想, 这样,到底最後的结局会是怎麽样? 操作者要有判断, 那原始点,有力所不及的范畴, 还有力所能及的范畴, 这些都讲的很清楚。 所以,当你遇到这样的患者在西医判定死刑的时候, 那他已经没路可去的时候。 你说93天,是吧, 前後, 那如果这93天已经是? 我认为给她很多的准备时间的, 准备要走的时间。 所以,对他们家属也好, 患者也好, 我认为这个都是一个很好, 也很圆满的结束了。 那原始点, 我们在做的时候,就是。 如果遇到这样的患者, 我来。 我不会叫他 说你可以活多久,或是怎麽样, 我也不会讲这种话。 大概,我如果心理有数,我就是说, 那我们尽力做, 尽人事, 听天命。 而你也不用想太多, 有有什麽需要。 一定要做最坏的打算, 做最好的准备, 那最坏的打算就是。 你该交代的, 你要交代, 那交代不是要让你放弃, 而是让你做最坏打算。 万一救不起来, 而是让你做最坏打算。 万一救不起来, 那你也没有遗憾。 那我们也不是要放弃你, 所以我们还是继续帮你做, 我们做最好的准备。 这个其实我一般讲到这样的时候, 这个患者是一般, 大概我预估都不会活很久。 我记得了, 我个人也常常会遇到您遇到的问题。 有一次,有一个好像口腔癌的, 他已经烂到外面, 整个穿进去了, 也做过化疗。 种种, 西医也判定就是无能为力的。 那来基金会的时候, 我看他已经身体很虚, 而且夏天还穿长袖, 然後看整个情况, 我大概心理有数了。 那我们的志工说要怎麽按推, 我说这个不用按推啊, 不需要。 就是以热源为主, 那按推只是稍微舒缓, 因为那个洞都很大。 你再大力, 他会消耗热能, 我觉得这时候以热源为主, 按推为辅。 那回去听说,他照我的话, 还有一段时间,几天都活得蛮不错的。 然後,甚至患者还起着一个幻想, 我这样病是不是还能好? 但有一次就是感冒了, 我听志工讲, 他一感冒, 整个身体就垮的很快, 然後很快就走了。 所以,这个都 来的时候,我们几乎也可以预测。

即便他有稍微好, 但都不能认定 这个就可以完全好。 还是要注意他的一些後续。 那已经烂到这样, 我是不觉得他会好, 只是他刚好找到一个平衡点, 如此而已, 这个时候平衡。 但是,人体 越年纪越大,总会越来越衰嘛, 不可能这个平衡点越来越好。 有些是这样, 当然,有些是会好转, 那我们要看整体来看。 那我看到的那一个, 我一看,我就 确定了, 他这个应该是。 我一看,我就 确定了, 他这个应该是 不会很久, 那果然也跟我预期的差不多 那。 所以,我相信,你在做的过程中, 应该从接触到这个过程, 你应该也有一个心理有数。 然後又能够维持到93天, 我觉得已经很了不起了, 没有遗憾了, 对老师,我就想起来 细节。 就是说, 她肚子里不都是包嘛, 浑身不都很硬嘛, 这些问题都解决了。 可能她浑身硬的问题。 可能她一个多月之後, 一个月吧, 就很软了, 她身体就很柔软了。 这个包, 她肚子里边, 我能摸到的那些硬块和包 都没有了, 都软了。 但是她就是就是体力不行, 你看她的症状, 所以她没有症状了,我们把她症状解决了, 但是她很已经很老了。 就说,这身体的机能确实是不行了, 怎麽补热, 她也提不起来这个体力, 所以我们也就 觉得她就就不行了。 可能就是生命到最後了, 所以在这样的一直, 就是好好的照顾她吧, 让她 生命最後这一阶段,能没有痛苦, 最後安详的走。

吉林纪春兰:
当时我们做的时候是有这个准备的, 一看她那样,就 就觉得就不行了。 因为看到那个病人, 我看的病人也不少, 一看,确实好像是 这个生命进行不下去了。 然後我们心理有数,都跟家属 都交代了, 都跟家属交代好了。 说到最後,就是 她没有痛苦, 然後家人也都照顾的, 也都按照原始点的方法去照顾她。 所以,这个阿姨 能比较有福报了, 她就一直到走, 一点痛苦都没有。 这个真的很不简单, 做到这样 很好, 我,我也是觉得。 很好, 我我也是觉得, 就是因为通过这个病历吧, 就是很多人对原始点的认识。 就像开头说的那样, 可能是就是觉得好了,就是成功,如果人走了呢,就是失败, 那个人是早晚都要走的。 问题是要善终, 现在都在 研究怎麽去治病,让好起来。 但是那个要 临终关怀这块,好像是还不太 还没没到, 好像没到这个阶段一样, 都不太重视吧。 正好,这个也是这个老阿姨吧, 也是我们比较近的人。 所以我们就做了全程的, 那个那个记录, 做了详细记录。

张钊汉医师:
是, 应该是这样讲, 我对 西医的这些, 就是临终的一些治疗 这一部分。 因为我早期 我第一个太太也是这样走, 我就全程陪她。 其实在西医,她症状是用药控制的, 从果治病, 比如,你痛, 我就给你止痛剂, 甚至严重一点,吗啡, 你睡不着,我就给你安眠药。 类似这样, 那患者的生命力, 在他们这一套的操作下, 会很快速的消耗掉原有的热能。 不会像我们这样, 我们一一直在 不破坏的情况下,一直给他 对的方法, 包括补充 外内热源。 这些 西医是没有这些的。 然後再走的时候, 即便没有痛苦, 但有一点, 即便 没有痛苦, 也会昏沈。 他们,他们头脑是不清楚的, 因为当你吃了这些吗啡,或者怎麽样, 你昏昏沈沈, 怎麽死的,可能都不不大知道。那用原始点不会。 他一路是清醒的, 甚至就像你说的, 病也没有了, 只是体力没办法恢复。 那就是我们说的,有热能则生嘛, 无热能则亡。 最後,你会看他。 无热能则亡。 最後,你会看他 热能一点一滴的消耗掉, 然後最後 很自然的走向死亡。 那这个过程中,是 平和的, 是安详的。 那我认为这样就就是原始点, 我认为是原始点的成功, 也是医学的成功, 是这样。 就像老师说的, 只有 走的好, 下一次的生命舞台才能更精彩。 是,是, 我,也就是你做的好, 你会给他很多。还有一段时间可以准备下一站, 有些人走的很仓促, 他没办法, 甚至他是在痛苦, 愤怒, 还有很多情绪的波动中, 他没有办法放下。 然後下一个阶段又准备不好, 那去的地方肯定又不不是很好, 我们从因果来讲,应该是这样。

吉林纪春兰:就这个病历,一开始我是 犹豫,怎麽 能不能分享, 其实我就是 就是担心 很多的。 现在有很多 他不治病的, 比如说做原始点的, 他不治病的。 我怕他们有人会 找藉口 说的,你看,那不也走了吗, 好像也也走了。 但是,我们平时遇到的病患吧, 就是不是病患, 我们 也会觉得,那人到该走的时候也得走, 就是那无疾而终的不 也有吗? 所以我这很很长时间,我就 我在 犹豫,跟不跟老师说这个病历,

吉林纪春兰:
这个,应该说 这个没什麽。 因为原始点,它 原始点的医学, 我常常是认为 它就是一个生命的医学, 它不是很那个。 就是 就是在探讨生命的过程, 它应该是怎麽样来让生命 有一个圆满, 从生到死,有一个圆满的结束, 那这个很好啊, 所以本来医学也是求这样, 包括西医 也是有临终关怀。 这一这一类的。 是 让他走的好, 就是人生的圆满, 不只走的好, 不只没有痛, 而且要头脑很清楚。 就是人生的圆满, 不只走的好, 不只没有痛。 而且要头脑很清楚,这个,这个很重要, 非常清楚, 一点都不糊涂, 是是 好。

支持人:谢谢纪春兰的分享, 她还在想说, 她问我,老师可不可以分享这一个? 我说非常好, 因为这是善终嘛。

张医师:这个多好 祥和,走的, 能够九十几天, 那很不容易的。

支持人:好, 那老师,我们今天时间差不多了, 我们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好吗? 好好。 谢谢纪春兰, 谢谢老师, 谢谢大家 辛苦了, 那我们今天的直播到这里结束。 谢谢, 谢谢各位。

 

2024张医师东南亚手法研习会会前学习营报名情况报告

主办方: 东南亚张钊汉原始点基金会

负责人: 张财源学长

  1. 学习营信息
    • 日期: 2024年7月19-21日
    • 地点: 马来西亚巴生推广点
    • 报名情况: 目前报名人数约为30人。
  2. 张财源学长的报告
    • 东南亚地区推广点众多,但报名人数较少,主要原因是许多人认为自己的手法已经多年未变,不需要学习新手法。
    • 张财源学长呼吁更多志工报名学习,强调近年来手法的改良和优化,减少患者的痛苦,提高疗效。
    • 学习营的主要目的是让大家交流和复习最新按推手法,为年底或明年初张医师的审核做好准备,避免浪费张医师的时间。
  3. 张钊汉医师的回应
    • 强调改良手法的重要性,减少不必要的疼痛,提高解症效果。
    • 励志工先参加学习营,进行交流和改进,为将来与张医师的会面和审核做好准备。

淋巴水肿案例讨论

案例背景:

  • 一名学员患有淋巴水肿,双腿肿胀已有10年,期间做过多次手术。
  • 体力较好,但由于长期问题导致行动不便,西医已无法治疗。

原始点疗法处理过程:

  • 通过诊断发现其腹部和腿部存在体伤和热能不足的问题。
  • 初次处理时,使用姜粉泥推法,但未见明显热感,推荐到重症中心进一步处理。
  • 通过按推和热源补充,患者感受到热感和舒缓,肿胀有所减轻。

张钊汉医师的点评:

  • 明确该患者属于重症,需要深层按推和充分的热源补充。
  • 强调体力好的患者也可能存在严重的热能不足,需要通过系统的按推和热源补充进行治疗。
  • 建议志工们轮流进行按推,避免操作者过于劳累,提高治疗效果。

新加坡湿疹案例

案例背景:

  • 一名钢琴老师从小患有湿疹,长期服用类固醇,停药后湿疹复发,导致手部脚部严重皮肤问题。

原始点疗法处理过程:

  • 志工指导患者自我按推和使用热源,经过一个多月的处理,湿疹明显好转。
  • 患者坚持按推和热源补充,自愈能力大幅提升,症状得到缓解。

张钊汉医师的点评:

  • 赞扬志工和患者的努力,指出正确的按推手法和热源补充是关键。
  • 强调患者自我管理和坚持的重要性,是治疗成功的关键因素。

纪春兰临终施做讨论

案例背景:

  • 一名老年患者患有乳腺癌,病情严重,身体硬化,全身金黄色,医院判定无法治疗,家属带回家中使用原始点疗法。

原始点疗法处理过程:

  • 通过每天的全身推姜粉泥和灌肠,患者逐渐感到轻松,症状得到缓解。
  • 尽管体力逐渐下降,患者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仍能起床活动,临终时无痛苦,安详离世。

张钊汉医师的点评:

  • 强调原始点疗法不能延续生命,但能提高生活质量,减轻临终痛苦。
  • 指出在患者体力下降严重的情况下,主要以热源补充为主,按推为辅。
  • 赞扬纪春兰的努力,指出原始点疗法在提高临终质量方面的成功应用。

 

专题:湿疹疱疹皮疹水痘麻疹风疹等皮肤病

扫码加入全球同学微信群聊全球原始点同学群 扫码关注视频号微信视频号
赞(3) 购生态小黄姜(广告)
除非另有声明,本网站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 [BY-NC-SA] 进行授权
文章名称:《2024年06月23日 实作教学 答疑。重症处理及案例分享 临终关怀 #淋巴水肿 #湿疹 #临终患者》
文章链接:http://www.51ysd.club/zhysd.org/blog/20240623.html
免责声明: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发布的一切资料视频文字仅限用于原始点学员内部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用于商业或非法用途,否则,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
部分文章来自网络转载,如有侵犯,敬请文章留言或联系我们删除 ysdzyz@gmail.com。谢谢!

本文章表达的看法,观点和主张仅是信息发布者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全球同学网或与之有关联的任何人的观点,全球同学网或与之有关联的任何人均不一定认可,担保,或批准这些案例,理论,观点,意见或事实陈述。也不承担任何主观客观引起的医疗保健养生的责任。

评论点赞或提议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原始点医学目标

解决众生所有生老病死的痛苦 只要众生的痛苦一天未能消除 我们的努力就一天不会停歇

生姜养生网张钊汉原始点健康资讯网

“七不”生态小黄薑、干薑片、薑粉、薑丸、薑膏...,纯正零添加,由明德CSA生态姜园明安农业恭献。

七不”种植是明安农业、明德CSA生态姜园首创的良心生态农业种植理念。七不是指:不用化肥、不用农药、不用农膜、不用除草剂、不用添加剂、不用转基因、不杀生! 生姜养生不杀生,是符合戒杀生以惜物命,慎剪伐以养天和的自然之道。

微信扫一扫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